中国服装网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吉芬设计师谢锋出书讲述20年设计历程 [复制链接]

1#
                               谢锋出书讲述巴黎时装周历程
    近日,从中国纺织出版社了解到,作为第一个在巴黎时装周上展示自己作品的中国设计师-谢锋,已经出版了记录其个人设计历程的著作《时尚之旅》。在书中谢锋以他二十多年的设计师生涯为线索,带领读者经历了一次绚丽、浪漫的世界时尚之旅。本书将丰富多彩的作者个人经历、时装文化阐释、时装大师特写、时尚知识介绍及时装行业透视融为一体,显示了作者从日本游学到法国、意大利从业,直至创办“吉芬(JEFEN)”品牌叩开国际时尚大门,使中国时尚开始获得世界话语权的人生历程。
在此次出版的第二版中还特别加入了他参加07春夏巴黎时装周的经历和珍贵照片,披露了参加巴黎时装周的台前幕后,为国内设计师争取国际发展机会提供了宝贵借鉴。
    
本主题由 管理者 songdane 于 2011/3/21 10:11:46 执行 移动主题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2#

作者简介:
谢锋:第一个在巴黎时装周上展示自己作品的中国时装设计师
1984年毕业于浙江丝绸工学院
1989年毕业于日本文化服装学院
曾任日本NICOLE公司和法国KENZO公司设计师,香港TAPIS公司总经理、总设计师。现为中国设计师协会理事,北京吉芬时装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董事长。
TOP
3#






各界评价:
就像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设计师、80年代的日本设计师走出国门一样,吉芬是中国设计师进军国际时装界的一个标志,将会对中国设计师及企业经营人产生深远的影响。
                                       ——法国时装工会主席Didier Grumbach
中国人是聪明的。当欧洲人正在担心被大量来自北京的低档纺织品所淹没的时候,一个中国的时装设计师,将他的脚,也坚定地用他的针,踏足在巴黎时装周高雅的地毯上。这一幕就发生在星期天,巴黎2007春夏时装周的开幕秀上。
                                        ——法国《解放》
这是中国原创服装设计师品牌首次登上世界级的知名时装周,昭示着取得了世界话语权,中国时尚现象影响世界的这个新的时尚时代的来临。
                                        ——《时尚中国》

媒体报道:
2006年10月5日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Frankie Xie,第一个能够在巴黎时装舞台上展示作品的中国时装设计师
2006年11月 《L’OFFICIEL时装》:走向世界的中国时装设计师
2006年11月 《服装界》:成功只是起步
2006年12月《Vogue服饰与美容》:中国设计师在巴黎
2006年11月 广西电视台《时尚中国》专题报道:吉芬参加巴黎时装周新闻发布会
2006年12月1日 时尚COSMO:年度3F勇气大奖-年度最有勇气的中国设计师谢锋。
2007年1月《时尚芭莎BAZAAR》:Frankie Xie 他的时装征服Paris
2007年2月《Vogue服饰与美容》:巴黎时装周日记
2007年2月 《TREND潮流》:著名设计师谢锋专访
此外《嘉人》、《世界都市》,及新华网、国际在线、《China Daily》、美国WWD《女装日报》、“巴黎人”报(le Parisien)、“今日报”(Aujourd’ hui)等媒体也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报道。
更多媒体报导详见www.jefen.com
TOP
4#

目     录:



第一章  东京岁月
1)    日本设计师的摇篮-文化服装学院
2)    NICOLE时代-日本时装设计师的辉煌
3)    “可爱的”涩谷时装
4)    日本文化与时尚

第二章    梦幻巴黎
1)    在KENZO公司做设计师
2)    灵感来自左岸
3)    大师是这样炼成的
4)    巴黎人的穿衣哲学
5)    化妆磨砺女人
6)    把爱作为时尚

第三章    艺术的意大利
1)    历史与艺术造就意大利时装
2)    来自米兰的吉芬
3)    品位源于生活

第四章    回归东方
1)    香港的时装
2)    在北京做设计师
3)    我的客人:章子怡和敖慈悦

第五章    梦想之门
1)    重返巴黎
2)    梦想的旅途

后  记
再版后 记
TOP
5#

再版序
一个人和一个群体的梦想

你听说过他,一段时间、从不同的地方和朋友那,总是听到他的名字。好奇心在你沉稳的阅历中,也不由得开始暗自想象,这是个怎样的人呢?

我就是在这样的方式下,认识的谢锋。 “谢锋要去法国时装周办SHOW。”“谢锋的SHOW成了法国时装周的开场秀啦!”说话的人带着十分不同的口吻和心态,向我传达着同样的消息。从法国回来的赵倩也许最有发言权,她是一路鼎力邀请、支持甚至连公关工作都包下,带着谢锋走上法国之行的,因此,她亲自来到我的办公室,说,这个男人,你一定要见一见。

其实,都身在北京,见一面并不困难,然而,谢峰并不怎么参加中国国际时装周,和圈子里的活动离得很远,神秘低调还是高傲,我需要直觉的认识,因此决定去他的公司他的工作室见一见他。

谢锋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非常的好看,在诺大的办公室里,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逆光中,穿着尤似TOM FORD一样非常修身的黑衣白衫,态度温和谦恭,谈吐亦然,他说着好听的杭州普通话,只是语速很慢。我们看了他的设计方案,还有架子上那些要带去法国的未完成的时装,墙壁上插满了到处搜来的灵感图片,象每一个我见过的设计师一样,我看见了谢锋的梦想。不一样的是,他,含而不露。对于过去和未来,那一天,我们谈了很多,关于中国时装行业的话题,他说的几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只有伟大的消费者才能成就伟大的设计师。”“中国没有的不是设计,而是行业环境的不完整。”没有强调个人才华、没有批评社会缺憾,淡淡的面对现实,积极努力埋头追求自己的理想,不惊不羡、不妄不怠,这种感觉是今天的设计界非常难得的清醒,他是怎样做到的呢?我开始更加好奇。

直到有一天,他把这本《时尚之旅》送到我的办公室,我才明白那个最为朴素的真理——没有一个人的成功是源于偶然。我不仅惊讶于设计师中少见的文笔,更惊讶于他一时无双的经历。毕竟,能够在20年前就远赴重洋,求学日本,先后在日本时装最为鼎盛时期,在日本最大的时装公司做设计师、后来又去法国KENZO与高田贤三先生一起工作,后来又去到香港、意大利,无论是艰苦的打工求学,还是与大师、伯乐一样的投资者共舞,在他的笔下都没有丝毫的渲染煽情,倒是在他续写完自己的巴黎之梦终于成功之后的话,让我更加感动:“在我周游了几个产生大师的国度,交结过几位外国设计大师之后,我深刻领悟到成就大师所需要的不仅是个人的才华,更重要的是让大师生存的土壤。所以在中国,我们最根本也是最远大的梦想,不在于个人或单个企业的发展,甚至不是一个行业的振兴,而应该是对整个社会的改造和推动——这显然也是一条异常漫长和艰辛的路。”

正如谢锋在书里所说,他逐渐明白,曾经憧有朝一日能够凭借自己的才华,成为阿玛尼、圣洛朗那样的时装设计大师,并不时他个人的梦想,而是属于整个中国服装行业的共同理想。
而我,作为《时尚芭莎》HAPER’S  BAZAAR杂志的主编,同样也有着这样的理想。这本拥有140年国际历史的时尚圣经般的杂志,给了我无数的灵感和机会,它让我见到全球最著名的设计师,同他们探讨时装的秘密,它令我见识古老品牌,用手工和心灵维护自己的尊严,它同样告诉我,在过去信息和媒体都十分贫乏的时代,如果没有时装编辑的慧眼和杂志的传播,在那个只有少数人买的起时装的社会,根本不会产生CHRISTIAN DIOR, YVES SAINT LAUREN这样举世闻名的大师,而今天,我们的杂志反倒只会忙着报导那些金字招牌的国际大师,一窝蜂的炒着奢侈品的BEST CHIOSE的冷饭吗?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发现新的设计师?继而拥有自己的设计大师?

我想说的是,大师只是个称谓,我多麽希望我们对杰作能够欣赏甚至疯狂,我们愿意穿着设计而非LOGO和牌子,我们在付钱时能够更加慷慨一切,你可以对自己说,我穿我懂得设计付钱给我深爱的人。这才是设计师和客人真正美好的关系。

吉芬和谢锋,一定不是唯一走向国际舞台的人,然而,就像那第一枚金牌,对于充满渴望之情的我,和我们对中国设计师充满期待的人们,这无疑是自豪的,这是一个必然,并非一定要跑到巴黎,才能向外国人证明自己的实力,可是,时装是没有国界的语言,也许通过它,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国不仅生产服装,也同样设计得出非常非常美好的时装。



                                                     《时尚芭莎》主编:苏芒
TOP
6#

                                     样张
                                   重返巴黎
  20年前,当赛纳河的流水静静趟过迷离的梦影,我还是青年;6年前,在京城开始剪裁属于自己的品牌——吉芬,我已经进入中年。那两个时刻,我都没想到,能在2006秋,有一场累积着掌声和意外的绚丽走秀,打通现在与过往的三度时空,以JEFEN by Frankie的形式连缀其北京-巴黎这段遥远的距离。
为自己又打开了一扇门,我告诉自己。门内是我们曾物华天宝、而今日新月异的京华,门外是文艺典雅又风行时尚的法国花都——而这之间,则是我愈来愈轮廓清晰的梦想!

§当现实照进梦想§
巴黎、米兰、伦敦、纽约,四个城市每年两季的时装周,是全世界多少设计师神往的舞台。当然不仅是这四大秀场把持了世界时尚的风向,更是因为时尚大师总是要在这些地方惊艳亮相,才能逐渐风生水起,直到光耀世界。

也许所有的服装设计师在年青时都期待过灿烂的大师梦想,即使对于绝大多少人来说最终不可能实现;而所有的逐渐走向成熟、有自己品牌的设计师都会怀揣一个心愿,就是让自己的作品打开更大市场,甚至穿到这个世界上对服装最挑剔也最懂得欣赏的法国人、意大利人身上去,即使这对于绝大多数设计师来说,也很艰难的。两种愿望,前者更璀璨,而后者更实际一些。

作为设计师的我,同样有过那样年青的梦想,也同样慢慢将其演绎为后一个更圆熟的心愿。在创造和经营我自己的吉芬之后,随着品牌风格的逐渐成型、市场的逐渐稳定后,心愿如同吸纳生命力而张开的绿叶,在心里愈加饱满、舒展。而我的目标相当明确,就是——巴黎!

全世界倾慕的花都,那些缤纷的迷梦、历史与浪漫的气息,我因曾沉醉其中而熟悉,我也知道那是我为吉芬打开世界之门最适合的地方。

年复一年的关注,和很多设计师一样,我早已清晰把握了四大时装周各自跳动的不同脉搏。伦敦时装周是青年设计师们青睐的福地,更多新锐和前卫的影子在雾都风尚中晃动;纽约时装周则被经济大国不变的商业气息烘托得市场味更重;米兰时装周有着意大利人热衷自顾自欣赏文化的味道,本土品牌和设计师主导了这里。唯有巴黎时装周,显出了这个世界头牌时装之都的成熟与气度:一则它对世界时尚文化有着良好的包容和精粹能力,由此五、六十年代的美国设计师群、七、八十年代的日本设计师群才能从巴黎舞台走向了全世界。二则巴黎时装周对时装的艺术表现和商业需求两个维度把握比较均衡、全面,既不象伦敦舞动一片先锋亮色却让服装商们意兴阑珊,又不象纽约买卖火热但艺术想象力却失色。由此,作为一个中国品牌,以选择巴黎为宜;而作为吉芬这样一个期待设计师个性和生活实际相得益彰的品牌,我也必然要选择巴黎。

事实上,创立吉芬后的几年之中,每次去巴黎我都会打探和联系走向巴黎时装周的通路,同时也在为进入法国市场寻找合作者。数年在国内的自我积淀与等待时机,直到今年一切才都成熟了。因为吉芬已经逐渐树立了自己的风格,而我们04年就已经在巴黎建立了针对欧洲市场的设计工作团队,这都为此次巴黎之行奠基。之前,不少国外时尚界的朋友看到吉芬服装后,认为具备国际品牌潜力的评断为我增添了信心。尤其是法国高级时装公会主席,Didier Grumbach先生出乎我意料的鼓励和支持,给我极大勇气。各种因素最终促成了我在去年10月让吉芬亮相巴黎时装周的决定。

审核十分严格,但吉芬还是顺利地通过了法国高级时装公会的批准,并且被安排为本次服装周的开秀场。再见Didier Grumbach先生,他握着我的手跟我说:犹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设计师和七、八十年代的日本设计师登陆法国时装周后,逐渐划新了世界时装史,吉芬此次出现在巴黎的T台也有标志性意义——中国正在向一个时装大国过渡,我们的设计师们已经有能力在国际舞台上去争芳斗艳了,而这将从吉芬开始。

能得到这个法国时装工业界的教父级人物如此的厚重期待和鼎力支持,是让我格外感怀的;然而这也折射了此次出征落在我与我团队身上的负担有多沉重。

是的,从去年5月开始,当整个吉芬团队开始在为巴黎吉芬秀沉浸在忙碌之中时,我当时最多的情绪就是紧张和谨慎!我了解巴黎的时尚界,它带给了吉芬以机会,但它的同样给了我莫大的考验,最直接的就来自巴黎那全世界最专业的时尚媒体们。高水平的媒体环境是法国时装业成熟并保持世界地位的最好催化剂,媒体的成熟不但是眼光专业、品位非凡,更在于其公平和公正。他们不吝于给真正优秀的作品以最大赞美,同样也不惧于给任何让人失望的作品以漠视乃至一致笔伐。没有情面和客套,只讲实力和真表现,因此对于很多设计师来说,法国的时尚媒体是“苛责”乃至“可怕”的。尤其对于吉芬这样相对成熟但又首次在巴黎登台的品牌,如果作品不能真正打动巴黎的时尚媒体,赢来喝彩,可能就意味着失败。这种失败,远不止是一次投入上的折耗,更可能是失去通向法国、欧洲乃至全世界的前路。特别如Didier Grumbach先生所见,吉芬此次出征是代表中国设计师迈向国际顶级时装盛会的第一次——因此,不管我本身是否愿意将意义放大,都不可避免被国外媒体和时尚界视为对中国时尚实力的一次检阅,胜负影响更是巨大。如若出师不利,已经不仅是对吉芬的一次打击,甚至会使法国乃至全世界时装界对中国设计师和中国品牌失去兴趣——无形中,这场秀的压力骤增!

在准备发布会的前几个月,我不只一次从疲累的熬夜工作中停顿片刻,看着窗外黑黢黢、没有星月的天穹,一边试图寻找些光亮的影子,一边莫测着巴黎之行的结果。然而不管怎样,退路是没有的,梦想尽管可以美得惊心动魄,但通向梦的路永远是现实,甚至不免残酷的。我唯一能作的,只是收回视线,然后更谨慎和全副精力地投入服装的设计和发布会的筹备中去。
……
Text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