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服装网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2011两会服装表情:要抱团 [复制链接]

1#

  2011年全国两会如期举行,带着行业的寄托与期盼,纺织服装界代表委员的种种面孔纷纷展现,在这个共商国事的大舞台上,他们的担忧、建议、期望正如实地预示了中国纺织服装业2011年的鲜活发展态势。
  江苏阳光集团董事长陈丽芬一直待到了晚宴结束。
  在3月4日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前一晚,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组织的行业两会代表委员的交流晚宴上,过去几年都不曾出席的陈丽芬说,今年一定要“贯穿始终”。
  “决心很大”的陈丽芬由此也成为了当天晚宴中最活跃的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之一,她不停地对在座的代表委员说,要抱团。
  她既拉着雅戈尔集团董事长李如成跟周边的人群说,我们是“姻亲”关系。也在公开场合“表达”了跟山东如意集团董事长邱亚夫的“高度一致”。甚至,在祝酒词中,她也说“大家一定要抱团。”
最后编辑cocos 最后编辑于 2011-03-29 11:33:12
分享 转发
TOP
2#

  要抱团
  不是最早赶到纺织工业协会晚宴现场的陈丽芬,却是最晚离开的代表委员之一,当李如成、高德康于宴会前离开,赶往商务部参加相关活动之后,同样受到邀请的陈丽芬说,今年,她要留下来,跟大家探讨行业发展。

  她带来了最新信息——欧洲纺织业“拨开云雾”的上升态势,这被她认为是一个风向标。她告诫同行,中国纺织业的压力将会越来越大,由此,她也极力鼓励中国同行们之间的抱团,“尤其是毛纺业,我们要抱团应对眼前的发展形势。”她看着桌对面的邱亚夫说。
  比陈丽芬更早来到晚宴现场的全国两会代表委员,是临清三河集团董事长宛秋生,事实上,他是第一个到达晚宴现场的纺织服装企业家身份的人大代表。
  略显低调的宛秋生,与同行没有过多寒暄,跟记者的聊天也是斟酌再三,在半个小时的闲谈中,宛秋生只谈到了工人,他抱怨纺织工人年龄的“老化”,产业正在年轻人心中失去位置,他也对农民工回乡结婚表示“厌恶”,因为每当有工人要结婚,很大可能都意味着,他将失去这个工人。
  陆陆续续,更多的两会代表委员来到了晚宴现场,宴会开始,各种情绪又开始互相交叉,但所有话题都跟纺织服装业的发展有关,眼下的问题,未来的办法,以及对过往的回顾。
  “纺织业最帅企业家”邱亚夫是晚宴上最乐观的全国人大代表,他回忆了这些年来参与行业活动的种种感慨,而从这些感慨中,他展现的豪放与乐观在某一时段感染了整个宴会,“毫不犹豫地说,我们的毛纺、精纺、羊毛真的打下了中国纺织在国际上的地位,澳大利亚现在在研究我们行业,他们怕我们什么呢,他们说中国纺织强大了,没有中国种羊毛,他们的产业整个都会垮掉,这就是国外看我们。”
  但接着邱亚夫发言的湖北孝棉集团董事长孙应安则迅速将情绪扭转,他似乎并不想说太多,但他带给同行们的信息是,现在纺织下游产业的发展有点难,“纺织下游这块挺严峻的,很多小厂开工不足。”
  孙应安的发言有些“沉重”,契合对应了晚宴活动中一部分代表委员的“低调”。
  这样的低调在随后正式开幕的2011年的全国人大会议上得到充分展现,他们对行业的一些发展现实产生了一些担忧,甚至,对于一些流传于全国两会期间的政策猜测,他们也显得有些难以接受。
TOP
3#

  困惑与自信并存
  某种角度上说,在2011年全国两会上,最热的产业话题是流传于两会期间有关出口退税政策即将下调的种种猜测,这一方面是因为出口退税政策的下调将会直接影响到企业今年的发展,而另一方面原因则在于,相当多的纺织服装业代表委员都倾向于认为出口退税政策下调的可能性很大。

  全国人大开幕第二天,记者在山东团见到了喜盈门集团董事长纪玉君,显然,他听说了出口退税的下调传言,他也毫不掩饰对这些传言的担心,“出口退税每下调1个百分点,都意味着企业1个百分点的利润损失。”
  “现在棉花价格这么高,劳动力成本这么高,出口退税率又传出要下降,形势当然不乐观。纺织行业是一个上千万人就业的行业,也带动了上游上千万人的棉花种植业,国家应该对纺织行业进行扶持,把它当成重大的民生工程。这样有利于种棉花的安心、纺织产业的工人安心。”
TOP
4#

  与纪玉君持相同观点的还有富润集团董事局主席赵林中,他向记者描述了自己眼下的失落,“现在,纺织服装业在国家经济层面的地位要低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全球金融危机时期,国家首先是要保民生,对我们产业发展很重视,出台政策很具体,将纺织产业定位国民经济传统的支柱产业,这样一定位,银行、金融机构都会支持我们,哪怕企业有点亏损,情况不好,也会给予支持。现在全球金融危机过去了一点,我感觉纺织行业的地位有所不同了,有些下降。”
  赵林中认为国家下调纺织服装出口退税非常有可能。他表示:“无论政策会不会出台,政策传言的出现都不是好事情,出口退税如果不提升,也千万不能降,要稳定。”
TOP
5#

  但并不是所有两会纺织服装代表委员都相信出口退税政策会下调,尤其是在3月10日,海关公布了我国2月份进出口数据后,7年来最大单月逆差值——73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让晨风集团董事长尹国新相信,国家下调出口退税政策的可能性正在降低,“至少不会有传言中4个点的降幅比例。”
  受困于劳动力成本提升、资源价格大幅上涨、通胀预期等不利环境影响,今年全国两会上,纺织服装业界代表委员的“豪言壮语”少了许多,对于环境的日趋严峻,他们更多谈到了抱团与抗争。

  比如陈丽芬的抱团与对外资服装品牌的“限购设想”,“现在房子都有限购令,服装也要有限购令,我们可以规定外资品牌的国内比例,通过行政手段,先让国人知道中国品牌,不然,国人都不知道,自主品牌怎么知道创新。因此,我们要抱团。”
TOP
6#

  而随着对产业发展讨论的深入,参加两会的代表委员对今年产业发展态势的判断,也出现了进一步分化。
  这其中的代表是赵林中的困惑与周晓光的自信。

  赵林中用困惑大于积极来形容今年的产业发展形势,以至于,困惑的他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审议发言中,只用一句话带过公司纺织服装业务的发展设想,“积极推动传统纺织业向现代纺织升级的基础上稳步促进物质产品向精神产品的领域拓展。”
  赵林中告诉记者,眼下,富润正涉足文化产业,“我们产业升级是要向精神产品领域升级,这也是一种产业升级。我们与合作伙伴联合投资30亿元开办了影视公司,而最新投资的电影是由唐国强、陈建斌主演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TOP
7#

周晓光,中国新光控股集团董事长,她是看好产业发展的坚定支持者,尽管她认为像纺织服装这样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出口退税政策下调的传言,以及现时运营的高成本将压缩企业的生存空间,但对于今年市场的发展,她非常自信,在她看来,无论外部因素怎么变化,跟上世纪70、80年代老百姓每月几十块的工资相比,现在的情况要好很多,“现在工人每月都有两三千元的工资,跟上世纪70、80年代相比,涨了几十倍,那个时候我们都能培育、打开市场,现在怎么不可以。市场是走出来的。”
TOP
8#

在遇到你之前,我对人世间是否有真正的圣人是怀疑的;而现在,我终于相信了!我曾经忘情于汉廷的歌赋,我曾经惊讶于李杜的诗才,我曾经流连于宋元的词曲;但现在的[url=http://www.taotaoxiaowu.com]淘淘小屋[/url],我才知道我有多么浅薄!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